Head banner.
中信期刊閱覽室   
 

進化論無法解釋DNA的起源

鄒堅峰

人奇妙的生命如何而來?聖經清楚地曉諭我們:「上帝就照著自己的形像造人,乃是照著祂的形像造男造女。」(創世記1:27)但是達爾文的進化論卻認為,人的生命來自於自然選擇的進化。達爾文曾經假設在某個溫暖的小池塘裡有各種氨氣、磷酸鹽、光、熱和電流,然後經過化學反應生成第一個蛋白分子。在他的晚年,他對地球早期原生水中的簡單化學物質產生出原始細胞的想法並沒有加以發展。

近些年來隨著生物工程學科的建立和發展,已揭示了生命蛋白分子產生的奧秘。我們知道生命體是由器官組成,器官是由細胞組成,而細胞是由蛋白分子組成。大而複雜的蛋白分子是地球上一切細胞的基本建材,在細胞中蛋白分子有著廣泛的功能,從細胞所有結構需要的框架、細胞骨架到酶等等。蛋白分子差不多承擔細胞內所有功能的責任,比如清潔抗菌、製造能量等,對最初生命的形成具有無法替代的重要性。到了二十世紀六十年代,科學家瞭解到,即使是最簡單的細胞,也是由數千種不同類型的蛋白分子構成。

那麼這些蛋白分子又是由甚麼組成的呢?蛋白分子是由稱為氨基酸的更小的有機化合物串聯而成,在細胞單元裡這些結構是極其錯綜複雜的。就組成蛋白分子的氨基酸,現在已經被發現的就有20種。這些氨基酸常常形成幾百個單元長的鏈子,就像英文的26個字母,如果得到有意義的排列,你就得到句子,如果排列不正確你就得到亂碼。這種長鏈摺疊起來成為有功能的蛋白質,因此蛋白分子是由氨基酸相互排列在一起而形成的,之所以能成為某個特別的結構,具有某個特別的功能,是由它們的排列次序決定。如果氨基酸的排列次序不正確,就會成為一個沒有用的鏈,在細胞中將會被銷毀。

那麼到底由甚麼來產生氨基酸的精確排列,以至能形成一個有用的蛋白分子呢?今天的研究發現,細胞中另一個大分子儲存了這些氨基酸排列系列的指令,它叫DNA。這是由四種不同的碱基排列而成的雙螺旋體結構,其中隱藏著豐富的信息,這四種稱之為碱基的化學物質的排列次序成為生命遺傳的密碼,被稱為生命的語言,它經過高度壓縮後被組裝成當今宇宙中最精緻的信息系統。

現在我們可以來看看一個蛋白分子是如何產生的,科學家藉助電腦模擬,神奇地揭示了這個過程。當我們透過一個細胞膜進入細胞核,可以看到緊密纏繞在一起的DNA雙螺旋鏈條,這時一個分子機器移過來首先解開一部分的DNA雙螺旋,使合成某個蛋白分子所需的DNA遺傳信息暴露出來。另一個分子機器及時過來拷貝這段DNA遺傳信息,形成另一個大分子,叫做「信使RNA」。當拷貝完成後,這個攜帶遺傳信息的細長RNA分子,穿出了細胞核孔,到達外面被帶至細胞質中,固定在一個叫核糖體的工廠裡,這時候翻譯過程就開始了。在核糖體內部,一個分子組裝流水線開始工作,一些氨基酸從細胞的其他部分被搬運過來,按照RNA分子拷貝的DNA信息,將這些氨基酸一一對號入座排列起來,並常常會形成幾百個單元的鏈條。當鏈條組裝完後,它離開核糖體,到一個桶狀的機器中,捲成精確的形狀,然後被釋放出來,由另一個分子機器攜帶到需要它的特定地方,這樣一個蛋白分子就產生了。

由此可見,DNA在蛋白分子遺傳複製過程中的關鍵作用。沒有DNA就沒有自我複製,沒有複製就沒有遺傳,沒有遺傳就沒有自然選擇。因為按照定義,自然選擇不能在第一個細胞產生前起任何作用,而只能作用在能夠自我複製的、可以遺傳給下一代的細胞中,所以要使自然選擇發揮作用,必須先假設已經存在DNA。在沒有假設DNA存在之前,就不能用自然選擇來解釋DNA的起源。從順序上看應該是先有DNA,才有自然選擇,因此DNA的起源成為自然選擇一道過不去的坎。

我們不禁要問,世界上第一個DNA分子是怎樣產生的呢?或者第一個蛋白分子是怎樣產生的?在原始海洋中,很難想像在一個極其微小、如細胞這樣的容器中,怎樣能聚集幾百種不同的成分,而這些成分都是構成生命自我複製所必須的?很難想像對於沒有已經存在的遺傳物質的指令幫助,氨基酸以及那些碱基能夠自我排列成生物學上有意義的序列。這就像把一盒拼圖遊戲的500塊拼板同時拋向空中,散落回地面上,這些拼板剛好相互鑲嵌,一塊不錯地拼出一幅萬里長城的圖案來,這種或然率該有多小?難度該有多大?一個構成最簡單的單細胞生物需要的全部DNA序列,如果打印出來,至少要用幾百張紙,其複雜程度遠遠超過一盒拼圖遊戲的拼板。

DNA結構中存儲巨量信息,以雙螺旋中四種碱基的排列來表達,在已知的宇宙中沒有一樣東西能比DNA儲存的信息更多,傳遞信息更有效率。人體中一套完整的DNA含有30億個碱基,對DNA分子編碼區的分析表明,這些物質的特殊排列方式可以傳遞詳細的指令或信息。這些排列方式是一個小概率事件,而它的正確有效性又具有獨立特定的模式。

所以在細胞這樣微小的結構中,有這樣精密協調的機器裝置在運作,明顯是具有智慧的設計和創造的特徵。地球上起初的生命不可能是在一個溫暖的水塘裡隨機形成,而是由智慧設計創造而來。當我們在細胞中或在DNA分子中發現一個富有信息系統的時候,即使我們不能觀察到那個系統最初形成的過程,我們也會推斷出智慧在這個系統形成中所起的作用。世界上第一個生物遺傳分子DNA是上帝的作品,而非自然界隨機的產物。難怪詩人感歎道:「耶和華啊,祢所造的何其多!都是祢用智慧造成的;遍地滿了祢的豐富。」(詩篇104:24)

本文鏈結:http://ccmusa.org/read/read.aspx?id=ctd20170404
網上轉貼請註明「原載《中信》月刊第660期(中國信徒佈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