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 banner.
中信期刊閱覽室   
 

不坐非法營業的車子

陳艷萍

旅居南美多年,曾聽過許多僑胞談遭搶劫的事,聽多了,也就見怪不怪,總以為這種意外怎麼也不會發生在我的身上。可是一九九九年六月八日那晚,劫難忽然臨到。那種驚險是生平的第一次,也是一輩子無法忘記的。

那天下午,我和先生在萬里飯店辦好退房手續,結束了兩天聖市之旅。傍晚到小叔家吃晚飯,剛好與他同住的一位余姓朋友要去巴拉圭買貨,便邀我們同行坐跑貨的旅遊車,我們欣然答應。這是一種非法營業的車子,專供單幫客坐的,收費便宜,行車飛快。當時我們並沒考慮周詳,只以為有一大幫認識的朋友同車,一路上也圖個熱鬧。

九點左右,我們一伙共十個中國人,一同到廿五街一處停車場會合上車。車上尚有幾位巴西人,車主和這些跑貨的朋友都很熟,一見我們上車便熱情招呼。其中有一位每次都帶很多貨的林先生,這次亦隨身帶了兩萬多美金現款。他很機警,留意到前排坐著的三位陌生巴西男子,便讓太太上前詢問車主,車主答說是認識的朋友,我們便放心坐下。之後,有打手機聊天的、說笑的、哼歌的,個個談笑風生,誰也沒有察覺一場災難正在車廂裡悄悄地醞釀。

當時,我也倚窗隨手翻閱一本我很喜愛的《靈火力源》,可是不知怎的,只覺胸口悶得慌,坐立不安,靜不下來看書。於是索性合上書,閉目養神。忽然腦海裡跳出聖經詩篇第一篇的話:「不從惡人的計謀,不站罪人的道路,不坐褻慢人的座位,惟喜愛耶和華的律法,晝夜思想,這人便為有福。」怎麼回事啦?怎麼腦子裡總不停的想著這幾句話,再想不出另一節經句來?

十點左右,車已開出了收費站,開始進入郊區。這時車上的燈熄滅,車廂內漸漸靜下來,正是大伙兒準備休息的時刻。忽然車裡爆出低沉而兇狠的吼聲:「把錢交出來!」

糟糕!我們遇劫了!車上有劫匪!

只見前座三名陌生男子忽然都亮出手槍,分三路行劫。頭一人制服司機,脅迫他將車駛往一條偏僻小路;第二人持槍搜劫前面的乘客;第三人則從中間開始。只見他們上下其手,逐排逐一搜身搶錢,邊搶邊兇狠地叫:「快把錢交出來!」一個還說:「一點點!」

劫匪似乎已嗅出有人在黑暗中把錢轉移藏起——這是一輛專載單幫客去買貨的車,人人身懷巨款,豈只眼前這些?歹徒不肯罷休,於是亮燈,揮舞手槍,並將子彈上膛,凶狠地抓起了一個中國人,然後將大家不分男女,都逼到後車廂裡集中,殺氣騰騰地吼著︰「快脫衣服!全部!」

一位余先生因聽不懂葡文,動作稍慢,便被歹徒用槍把敲破頭皮,鮮血汨汨流下;還好因為年紀稍大,沒有被逼脫衣。坐在他後座的我,這時不停的禱告,求上帝救助。最後我也被歹徒拉起衣領,押往後面車廂。我閉上眼,不敢看面前那一堆白花花、赤裸裸的身子。主啊,救我!遮我羞辱!我慢慢地從車廂中間走道爬過去,流著淚向上帝求救。主啊,求您保守,讓我們平安度過,使傷害減到最低!我心裡迫切呼求。

上帝憐憫了我。歹徒只把我押往後車廂中,沒有叫我脫衣服,免了我受羞辱!這時,整個搶劫過程大概二十分鐘,歹徒喝令停車,並匆忙把我們趕下車。我們大約共有二十人左右,一個個手抱著頭,瑟縮著身子,被分成兩組,分別鎖進面積不大而且不透氣的行李箱中。然後歹徒再從容上車,徹底搜索一番,方行離去。

行李箱的門被反鎖著,我漸感呼吸困難,覺得快要暈厥,就跪在擁擠的行李箱中,開口迫切禱告:「主啊,求您憐憫我們!救我們出行李箱!求您彰顯大能,打開這門!」

剛禱告完,嘩啦一聲,行李箱門被打開了!感謝上帝!在危難中,垂聽了我的禱告!

當我重新呼吸到外面新鮮的空氣時,真有恍如隔世之感,淚水不斷直流。倘若門不開啟,倘若再遲幾分鐘開門,倘若劫匪當時不小心槍枝走火...,我不敢想像!世事無常,分秒變化很大,任何事都不是我們可以掌握。但感謝上帝!您是我們的拯救,是我們性命的保障!

劫後,我嚐到肢體的關愛。萬里飯店的老板娘及張美珍經理立刻優待收費,並熱心幫忙取回報案記錄証明,以方便我們再辦身份証。

事後回想,其實上帝早已警告了我:「不坐褻慢人的座位」——這是一輛非法的走私車,我卻絲毫沒有警覺,只跟著大伙兒一起!事發前,上帝又讓我一遍一遍地想起詩篇第一篇,可我卻一點不警覺,沒有想到要立刻實踐上帝的話。一直到事情發生了,上帝還憐憫我,眷顧了我,免去我的羞辱——沒被脫光。我無話好說,只能感謝天父!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您與我同在,您的杖,您的竿都安慰我!

本文鏈結:http://ccmusa.org/read/read.aspx?id=ctd20000101
網上轉貼請註明「原載《中信》月刊第453期(中國信徒佈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