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 banner.
中信期刊閱覽室   
 

難民營的艱苦歲月

黃霍歡樂

我們有三子三女。一九七五年三月,紅色高棉進駐柬埔寨,在兵荒馬亂中,我帶著兩個兒子先從金邊逃到越南,留下三個在嫂嫂家,一個在姊姊家。

當時,很多人逃到越南,生活艱苦。幸得友人收容,我們才有棲身之所。有一天,我買菜回家,走到家門,搜遍全身口袋,也找不著鑰匙。正徬徨間,見兩個年輕女子上前,原來二人是教會的主日學老師,要訪鄰家孩子,摸錯了門。我便領她們去鄰居黎太太家。她們邀黎太太和我去教會聚會。我高興地答應了。二人離去後,我摸摸口袋,鑰匙卻好端端在口袋裡。真這麼巧合?是上帝藉這個機會讓我認識祂嗎?回想我在柬埔寨出生,一直迷信偶像。每年三月是柬埔寨新年,七月是柬埔寨的盂蘭節,我都去吳哥窟修道,膜拜偶像。

內心得平安

一九七八年九月一個晚上,就是遇見那兩位姑娘後一天,我徒步走到生命堂。那是我第一次去禮拜堂聽講道,覺得道理很好,很受感動,不禁流下淚來。那天鄭綺麗傳道講道後,問是否有人願意相信耶穌,我立刻舉手決志,深深醒悟自己一直錯拜假神。她邀請我跟著她禱告。之後教會的聚會我都參加。

第二個主日,我才坐下,就看見小兒子在唱詩班中。原來他也去了主日學,並參加了詩班。本來他很淘氣、反叛,打罵也不受教;但那段日子突然聽話了、乖了,相信是上帝改變了他。那天,看見他唱詩,我心很受感動,自此我不間斷去教會。稍後,我上慕道班,讀了三、四個月,經考問信仰真理後,接受洗禮。自此心中釋然,把一切交託給上帝,不再為孩子牽腸掛肚。

在此之前,我去柬埔寨尋找失散了的子女不下二、三十次,每天到阿婆廟痴痴地等,等了幾個月,仍找不著。最後再上金邊,終於找回當時十六歲的大女兒。至於老三、老四、老五,嫂嫂說,她親眼看見他們餓死。我聽後獃住了。最後只好忍痛帶著大女兒、嫂嫂,和她還活著的兩個子女一同回到越南。

入住難民營

不久,越共進駐南越,禁止我們在大城市居住,把我們分配到經濟區。他們先把我的大女兒帶走,接著就是我們夫婦和兩個兒子。國際紅十字會補給我們油、米、鹽等。因我們是逃難到越南的,必須回到難民營才能擔保出境。難民營是個橡膠園,裡面的茅屋沒屋頂,要自己蓋。不料,第二天就被風掀起屋頂,甚麼都被雨水淋濕了,生活很苦。營內環境惡劣、危險,因是橡膠園,蛇蟲常出沒。聚會時,有人曾被近呎長的蜈蚣爬入身體,或被蛇咬,有些更是兩頭蛇;但感謝上帝,我們全家在營中蒙恩得救。在上帝話語的教導下,我們在各方面日漸長進,全家都有很大改變。之前我常思念失散死去的家人,心中悲悽怨憤;信主耶穌後,有主同在,人變得單純了,漸漸能夠放下,不再終日怨嘆憂傷。主耶穌挪去了我們的傷痛,使我成為新造的人。我常看屬靈書籍,參加祈禱會,禮拜天敬拜上帝。實在看見上帝的恩典。起初,非基督徒不喜歡我們,因他們拜偶像,大家信仰不同,但後來都說我們好。

上帝保守祝福

難民營中有六、七家基督徒。我們請他們聚會,於是搭房子,辦主日學,有幾位弟兄姊妹教主日學,我從旁協助。有些主日學學生比我們更淒涼,年紀小小,就與父母失散,只跟著婆婆或奶奶,很多成了孤兒。孩子們都聽話受教,下雨時赤著腳以大蕉葉遮頭走來上課。室內沒電燈,只點小油燈。兩、三年後,孩子們都會唱詩了,每逢月夜就圍在一起唱詩歌。這些情景,至今猶歷歷在目,深深感受到上帝的恩典充沛,數之不盡。

主日學學生有幾十人,難民營長責備我們開課教書而不上報,也沒納款。我們解釋說,主日學學生是不用交學費的,他們所用的筆墨,是我們領了外匯郵包買給他們的,他們沒麵包,我們也給他們買。孩子們都異口同聲說,東西是我們買給他們的,他們沒錢給我們。結果,營長向我們借聖經看。幾個月後,他問我:「為甚麼妳常說『阿們,阿們』?」我說:「是呀!是我們誠心向上帝禱告。」他聽後也沒怎樣責罰我。本來以為他們會把我關禁起來,怎料放我回家。真感謝上帝保守!

我們在難民營內有好行為,主日學的孩子都比以前聽話,不再在家搗蛋鬧事。家長們覺得我們辦學好,願意認識我們,甚至將家裡的雞蛋賣給我們,讓我們復活節有足夠數目做復活蛋送給孩子們。

就這樣,我們在難民營度過了十二年,眼看著他們一家家移民加拿大或澳洲等地。一九八七年紅十字會告訴我們,外子的姊姊擔保我們移民美國。回顧那十二年,實在看見上帝在我家行了很多神蹟奇事。例如,我們種地的收成比別人多,禮拜天敬拜後可與弟兄姊妹分享。外子本是從商,那時學會種節瓜,別人的只長出一、兩個,他的竟長出六、七個。小兒子養雞,別人的只孵出八隻、十隻,而他的竟孵出四十一隻。實在奇妙!

抵美的初期

一九八七年十一月九日,我們夫婦帶著兩個兒子先到美國。當時大女兒二十歲,由於年齡問題,要獨自去菲律賓讀書六個月。我們須先到泰國接受身體檢查,十一天後再乘直航機飛美國。抵美初期,生活艱難極了。離境時每人限帶兩錢金子,甚麼都不准帶,房子被沒收。我們全家只有四錢金子,在泰國十一天,買食物已差不多用光了,故抵美後身無分文。初時又找不到姑奶,不少人曾幫我們以電話聯絡她,她不大懂英文,人們就以為她搬了家,然後把我們送到馬利蘭州的基督教總部。其實姑奶仍住在三藩市,幸好不到一個月便與她聯絡上,我們又返回三藩市。

姑奶租住唐人街中信福音中心斜對面的樓上,她說住在那裡,找工作較易。為了生活,抵達兩、三天,兩個兒子都做工了。小兒子半工半讀,大兒子做全職,起初在餐館收拾碗碟,稍後升為廚子。有人介紹我們去三藩市宣道會,可是找不到;於是我打電話給羅省宣道會的傳道人,他替我們聯絡到教會。原來他們當時租用一個外國禮拜堂聚會。黃家麟牧師來找我們,弟兄姊妹很有愛心,接載我們去聚會。

不久,他們介紹我做工,只是陪黃原素老牧師用膳,不必做其他工作。他老人家當時九十幾歲,性情溫和,很容易服事。黃老牧師只喜歡服事人,不要人服事。他在宣道會事奉了幾十年,退休後仍在教會服事。他女兒退休後便親自照顧爸爸,我就去糖果廠工作了一段日子,直到六十五歲,因是難民身份,政府仍每月給我生活費。感謝上帝,近年我和外子入住了老人公寓。

恩典與事奉

一九九三年新春,我有機會遊覽聖城耶路撒冷十二天。全團共四十一人參加,我們遊遍聖經所提到的地方。行程雖很辛苦、疲累,但非常開心。牧師帶著我們邊行邊講解,資料豐富又真確。

住三藩市十幾年,我常到中信福音中心服事,例如幫忙煮些食物和湯,在家弄好帶去中心。住進老人屋後,去中信要步行三條街,加上近年膝蓋有問題,行動不便,就只能做些甜點帶去。我常鼓勵長者多去參加中心的活動,請他們吃東西,勸勉他們不要計較子女少來探訪,要體諒晚輩工作忙,有自己的家庭,只要知道子女一家平安和睦,就要感謝上帝了。

回顧過去八十多年,總覺得在難民營的日子最珍貴,讓我認識主更深。當時有機會在主日學事奉,又常看屬靈書籍,很懂得珍惜和把握機會親近上帝。雖然食物短缺,營養不良;但是感謝上帝,我們一家沒有甚麼大病痛。上帝一直托著我們,叫我們內心平安、喜樂。當時真是天天有主的大恩典,叫我現在想起常感虧欠。

喜樂度每天

我從小名字叫「歡樂」,「歡樂」一名很適合我。即使在越南住難民營,食住俱差,但因有主耶穌,就充滿喜樂,心中有平安,沒驚懼;同營內那些拜偶像的人就不同,他們一天到晚講鬼神,特別怕黑怕鬼。我們相信耶穌的,心裡平安,甚麼都不怕,深知有主保守,祂會為我們承擔一切,就充滿喜樂度過每一天。

(余黃國凱採訪)

本文鏈結:http://ccmusa.org/read/read.aspx?id=ctd20100101
網上轉貼請註明「原載《中信》月刊第573期(中國信徒佈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