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 banner.
中信期刊閱覽室   
 

一個無神論者的心路歷程

王玲玲

我出國前一直生活在中國大陸這無神論的國家,從未聽過周圍的親戚朋友或同事是有宗教信仰的。信仰對我來說是一個很陌生的字眼,而且還帶有一點迷信色彩,屬於消極的一類。偶爾會從廣播、報章雜誌上聽到或看到一點關於宗教方面的隻言片語,但未曾想過和自己有甚麼聯繫。

十年前來到溫哥華,才算是真正接觸了一些有宗教信仰的人。當時由朋友引薦,參加了溫東地區的一個查經班。第一次參加聚會就挺喜歡那兒的氣氛:幾乎每個人看上去都那麼友善、熱情、平和,很正面很健康的感覺。我很喜歡大家在一起唱詩歌的那半個小時時光。每一首詩歌都那麼優美動聽,且能朗朗上口。可對其中的歌詞卻並不留意,也不太關心歌頌的是誰。後來分小組討論時,才稍微有了一點關於上帝、耶穌方面的知識。看他們查經時討論得熱火朝天,我卻一點興趣都沒有。我覺得他們一個個看上去都那麼正常,那麼有知識,怎麼能口口聲聲說甚麼有神有上帝呢?說世間萬物包括人類都是上帝造出來的,還有甚麼天堂地獄,簡直太荒謬可笑了。當時真的非常懷疑他們是真信有上帝還是自欺欺人。我想反正我這輩子已經錯過信上帝的時光了,若從小被灌輸,或許還有可能,現在已經長大成人,不可能再被這種類似神話幻想的傳說所迷惑了。

當時查經班送了兩本新約聖經給我,我給媽媽寄去了一本,自己留了一本。可近十年了,我也沒有把其中的一個福音書讀完。因為每次讀到天使呀、先知呀、托夢呀甚麼的,就覺得是在讀安徒生童話。我這人對不真實的東西從來不感興趣,所以從不看動畫片,也不愛看科幻片,更不看童話故事,覺得假的東西看了沒用,浪費時間。查經班去了一段時間後,由於搬家、生第二個孩子,也就中斷了。

驕傲阻擋人信上帝,可我當時真的不是因為驕傲。我想信,就是信不了。早在二十年前,自己就曾思考過,人活在世上其實一點意義、目的都沒有。為甚麼這個世界要存在?為甚麼要有進化,產生出人類來?試想人來了一批又走了一批,一百年後,所有現在活著的人幾乎都不在了,那麼為甚麼還要不停地出生?不停地死亡呢?死後又是甚麼情形?最恐怖和絕望的就是:想到今後必然要面對死亡,死後再也沒有感知,身體被燒為灰燼,墜入一片虛無。那麼為甚麼父母還要生我來到這個世界上呢?徒增一段走向死亡的痛苦過程,真不如不出生的好。國王與乞丐,結局都一樣。人們為了功名利祿苦心勞志,最終全部歸於無有。地球在宇宙中這麼渺小,有沒有它對宇宙毫無影響,幹嘛要冒出這麼個地球來呢?真想不通。後來隨著結婚生子,工作繁忙,也就有意識地避開去思考這些令人沮喪,甚至毛骨悚然的問題,盡量讓自己生活得無憂無慮、開開心心,以沖淡潛意識中對未來必定要面臨的永恆死亡的恐懼。雖然如此,卻從未想過從宗教信仰中去尋求答案。

這些年來雖不去教會,但卻知道基督徒是好人,教會是好地方,所以很想自己的孩子能成為基督徒。而且如果他們相信有上帝,也比較好管教。雖然自己不信上帝,但自女兒懂事起,我就將上帝作為管教她的法寶,讓她相信她所做的每一件事,上帝都能看見,並且會告訴我。這樣她就不敢撒謊,少做錯事了。儘管如此,我卻不願花時間和精力去教會參加禮拜,一來覺得沉悶,二來害怕被套住。偶爾有大型聚會時去湊個熱鬧。期間有一些信徒上門傳福音、教英文,也會有目的地聽聽福音,可是心中一點感覺都沒有。

二○○一年,母親來加探親並移民,為使她在這兒不至於太寂寞,就帶她去了附近林維楷牧師的高貴林國語教會,同時也可將女兒帶去,這不是一舉兩得的好事嗎?充滿了功利主義色彩。幾年來,牧師和師母想盡辦法要讓我坐下來聽他們傳講上帝的福音,可我就是耐不下心來聽,總能找出種種理由、托詞加以拒絕。牧師與師母來探訪時,我就禮貌性的招待一下,然後讓媽媽去陪坐,自己避開。看見是牧師的電話,就讓媽媽去接。儘管我知道牧師師母待人誠摯、極富愛心,我心中也時有感動與愧疚,可我頑逆的心又使我漠視他們的付出,認為他們的目的在於拉攏引誘,所以我盡量與他們保持距離,以免他們心存幻想,將我拉入他們的組織。偶爾去教會聽道,也是左耳進右耳出,完全集中不了精力。牧師禱告時,我像聽天書一般,只有聲音沒有內容,一個字都沒有入耳,更沒有入心。現在我才明白,當一個人眼未開、耳未通時,心是何等的愚頑。

二○○三年元月,母親在領著女兒和一個朋友的孩子過人行斑馬線時,被一輛急馳而過的汽車撞倒,母親被撞得飛落在汽車前蓋上,後又滾落在地翻了幾圈。女司機後來稱,因為太陽耀眼,根本沒見到他們三人,所以沒有減速。據當時一位目擊證人描述,車禍發生時,車速非常快,他當時想,這老太太肯定完了。可當他衝過去幫忙時,沒想到母親竟奇蹟般的站了起來。後經醫院反覆檢查,母親除了一些皮肉傷外,全無大礙。母親說,當她被車撞到時,有一道強光將她圍了起來。近七十歲的人,遇到這樣的車禍,幾個月後就痊癒了,真可謂是奇蹟。這樣一件蒙上帝恩典的事,竟也未能開啟我的心竅。車禍後,牧師師母來家探望,跟我們說感謝上帝的保守,我表面上應付著,心裡卻不以為然。心想,他們信上帝的人,好事就說是上帝的看顧,壞事就說是上帝的試煉。現在回過頭去想,心中無上帝的人是多麼可憐,遇到難事時,無上帝可以求靠;遇到幸事時,也無上帝可以感恩,在靈裡就像一個荒島上的孤兒,無依無靠卻渾然不覺。

感謝上帝!祂是如此的慈悲、憐憫,並沒有因為我如此愚拙、自私、不認祂,利用祂……就拋棄我,任我糊塗下去。約在去年六、七月間,一天晚上,我突然做了一個夢。夢見在一片大沙漠中,遠遠走來三個人,前面第一個人的頭頂上方有一只金色的光環。我感到很奇怪。當他們走近時,我發現頭上有光環的那人長髮垂肩,面容安詳聖潔。心想,這不是很像他們基督教的耶穌嗎?三人穿過一道石門,從兩旁圍觀者的面前目不斜視地走過。很快夢境就轉為我在一口井裡,有人單手托住我的雙腳,示意我爬出井口。我低頭一看,正是剛才像耶穌的那人。因為他沒有抬頭,我只能看見他的長髮,於是我不知天高地厚地問道:「你是不是耶穌呀?你把頭抬起來讓我看看你的臉?」那人不做聲也不動。我又說:「你一定要抬起頭來讓我看看你的臉,否則我就不上去。」他好像思索了一下,緩緩抬起頭來。我看到的面容是那麼光亮、美好、慈祥、聖潔……我乖乖地爬出了井口。然後就醒了。可是醒來後,我除了有一點奇怪的感覺外,也沒太放在心上。因為我常做些奇怪的夢,心想這不過是其中一個罷了。

上帝真是奇妙,且憐憫人,祂真的愛世人,不忍看一人沉淪。像我這樣一個平凡、渺小而又愚鈍的人,祂也並沒有厭棄。今年二月,一個很偶然的機會(現在想來並非偶然),蘇太太向我傳福音。講她信主的見證,又借書給我看。然而由於過去無神論、進化論的根基實在太深,我難以逾越這道又深又寬的鴻溝,我的心門遲遲不能徹底敞開,不能使自己真正馴服、歸順下來,去靜心思考、認真尋求;因為我心中的不信是那麼頑固、那麼強大,想除都除不掉。蘇太太借給我的書,我也以太忙、沒時間為藉口,不看,而讓媽媽去看。

三月十九日,蘇太太領我去見了他們的周牧師。我向周牧師道出了心中的許多疑惑,他都一一給我做了解答。當天我就在周牧師那兒做了決志禱告。其實決定決志時,心中是存有一些私念的。既然他們都說耶穌是全宇宙的王,我若靠了這位最大的王,全家就都有了守護上帝,可免被魔鬼攻擊,而且萬一真的有天堂地獄,我當然想去天堂,這麼嚴重的事情,可不敢抱僥倖心理。決志百利無一害,決就決吧。奇怪的是,決志後我並未感到平安喜樂,反而有種心虛的感覺。我怎麼就決志了呢?怎麼也搞起宗教活動了呢?我將來如何面對周圍的朋友?他們會怎麼看我?我這一步邁出的對嗎?以後的路該怎麼走?……我沒敢向任何人提及決志的事,包括家人。

我們的天父,就算我耗盡筆墨也無法形容祂的胸懷有多麼博大,世上還有甚麼樣的主有這樣的大愛呢?正當我在信仰上痛苦抉擇、左右權衡時,三月卅一日晚上,我躺在床上反覆思考這些問題,一句話赫然躍入我的腦中﹁瞻前顧後者,必遭剔除﹂,我被這句突如其來的話語嚇了一跳,這決不是我想像出來的句子。我甚至在剛接收到這句話語時,不知道究竟是「踢出」還是「剔除」。我心知肚明,這是上帝的忠告,上帝的憐憫。祂一直在旁邊守護著我,等待著我,祂對我了如指掌,儘管我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小小家庭主婦。我羞愧難當。

我開始上網大量查看基督教方面的文章,重新找出聖經閱讀,試著經常禱告,與上帝溝通,對有上帝存在的信念一天天增強。於是我決定參加教會的主日禮拜。過去我總是把媽媽和女兒送到教會門口,結束時再去門口接她們,以免被牧師或其他信徒纏住。過去聽道時昏昏欲睡,現在聽起來津津有味。這段時間以來得到了牧師和其他兄弟姐妹的熱情幫助。

牧師推薦了大量屬靈書籍和光碟給我,許多弟兄姐妹也向我分享了他們的見證。信耶穌初期,在靈裡還是個嬰兒,有很多的軟弱、徬徨、反覆,牧師就在旁邊不斷扶持、引導,解答疑惑,堅定我的信心,對我靈命的成長起了不可或缺的作用。後又參加了牧師舉辦的慕道學習班以及週六的家庭小組聚會,使我在讀經時遇到的許多疑問,還有對上帝的認知方面的困惑尋得了答案。認識了上帝創造萬物的這個真理後,過去對人生、世界、宇宙所存有的種種疑惑和不明也都迎刃而解了。我一天比一天更清楚地看到,創造我們及宇宙萬物的三位一體真神是那麼的真實、完美和無所不在、無所不能。

過去我一直以為基督教只是為了拯救人死後的靈魂不下地獄,對今生沒甚麼用處,信了以後只會增添麻煩,多了很多不便,少了很多自由。記得就在今年二月,當牧師與師母來我家探訪,苦口婆心地想勸我決志信耶穌時,我還那麼頑梗地回應牧師說:「您不是說,甚麼時候信都能得救、都不晚嗎?臨終前再信也來得及呀!」現在我才明白自己當時有多麼愚蠢。誰能真正把握自己的命運呢?誰能確定自己最後的日子呢?就算能確定,又怎能保證有認罪悔改的機會呢?即便你抓住了臨終前決志的機會,可還是失去了活著時享受與上帝同在時的那份美妙、甜蜜、安樂、坦然、踏實……這位上帝不僅全智全能,而且大義大愛,你永不用擔心被嫌棄、輕視、冷落、欺騙,祂是我們的天父,祂掌管你的所有,看顧你的一切。有這樣的一位主讓你信靠,即使在苦難中也能有平安,在逆境中也能有盼望。為甚麼要拒絕這麼完美的上帝作你的主、你的父呢?儘管我知道信主的時日是上帝掌控的,但我還是忍不住悔恨自己沒有早認識上帝,早成為祂的兒女,早得祂的祝福。幾個月來,經歷了許多蒙上帝恩典、禱告應驗的事情,有些事在過去一定會以巧合、運氣好來解釋,可有些事用巧合來解釋就太牽強了。而且如果是巧合的話,就不應該如此頻繁地發生。我在這裡就不一一細述了。

信耶穌之前,認為基督教和其他宗教一樣,都是人們為了解決精神之饑渴而創造出來的精神食糧,從未想過上帝的靈是如此的真實強大,是一種實實在在的客觀存在,人的信與不信,絲毫不影響祂的真實性。若不是親身體驗,以麻木、遲鈍如我之人,是很難相信接受這個事實的。當我讀到約翰福音第二十章29節,耶穌對多馬說的話:「你因看見了我才信;那沒有看見就信的有福了」時,彷彿覺得這句話就是對我說的。是啊,信主耶穌就是有福,那沒有看見就信的就更有福了啊!我想對所有正在基督信仰上掙扎徘徊的朋友們說兩句心裡話,一是不要抱僥倖心理,無人能知明天事。二是早信早得福,這是千真萬確的。

當我的心眼打開後,放眼望去,無處不見上帝精心設計、創造的印記。為甚麼這麼多年我就沒有發現呢?還需要尋找證據去證明上帝的存在嗎?世間萬物包括我們人類不就是最好的證據嗎?過去別人向我傳福音時,讓我看天地山河之壯美,看動物植物之奇妙,看人類文明智慧之神奇,看上帝所造的一切一切,我都毫無感覺,認為這一切不就是大自然慢慢進化而來的嗎,從未想過靠自然進化如何可以進化出如此精密無誤的宇宙?進化出如此豐富多彩的世界?若無一位全智全能者掌控,宇宙如何可以經久不衰,萬物如何能夠無中生有?植物是怎樣自行繁衍生存?動物的本能又是從何而來?為何人類會有情感和良心?想想眼睛,人和動物器官,如此精密複雜,哪一樣能夠憑進化可以生成。不要說半成品的眼睛、心臟不能用,就算是 99%的眼睛、心臟也不能用呀,那麼這些器官又是怎樣從1%進化到100%的呢?進化論講的是物競天擇,沒有用的東西就要被自然淘汰,那麼所有未進化完全、還沒有使用價值的半成品、不完全品,都應該被淘汰掉,也就永遠沒有存在的機會了。現在我明白,就算是物競天擇,也只能是在上帝造好萬物的前提下,由大自然進行篩選,而且,一切也都必在上帝的監管掌控之下。我以前怎麼就沒有思考過這些問題呢?

如果一定要說上帝在造人時低估了甚麼的話,那就是低估了人的無知與悖逆。保羅在羅馬書第一章20節中說:「自從造天地以來,上帝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雖是眼不能見,但藉著所造之物,就可以曉得,叫人無可推諉。」可我們人有甚麼無可推諉、不敢推諉的呢?過去我不就是將世間萬物推諉成自然形成的嗎?現在不是還有成千上萬的人不承認有一位全智全能的上帝在保守著我們、呵護著我們嗎?他們寧願選擇相信一個沒有智慧、沒有感情、沒有邏輯、沒有目的,一切只憑機緣巧合的大自然。人是多麼可悲、可憐而又愚頑無知呀!

想像一下,當我們的造物主看著我們人類──祂所精心創造、萬般關愛、不惜用親子寶血救贖的、可四處蹦達的地球「智慧」生物,正在那兒目空一切、大言不慚地叫囂著:「我們要征服宇宙,我們要做宇宙的主人」時,祂是怎樣的心情,可恨、可氣、心痛、歎息以致震怒?如同當我們看到一群螞蟻、蚊蠅、鼻涕蟲,在那兒振臂疾呼:「我們要征服地球,我們要做地球的主宰」時,你會如何看牠們?更何況螞蟻、蚊蠅並非出於我們人類之手,(人類到現在連一個活細胞還沒製造出來呢!)牠們也是來自我們全能上帝的呀!而螞蟻和我們之間的差別,又何及我們與上帝的差別之萬一。我們人類為甚麼不捫心自問:「我們憑甚麼不相信、不承認上帝的存在?我們究竟算甚麼?我們在宇宙中渺小到可以忽略不計,是甚麼令我們人有資格驕傲自大的?!」

認識有上帝後,我才發現原來承認自己是個罪人其實一點都不難,關鍵是我們對罪如何定義。每個人最了解的就是自己,從小到大不知做過、想過多少在上帝看為惡的事情,多如毛髮,數都數不清,並且每天還在持續不斷地重複著。而人靠自己的力量是永遠無法除去自身的罪的,如同我們永遠無法將自己舉起來一樣,因我們生在罪中,長在罪中。污水如何能洗出乾淨衣服呢?唯有藉著主耶穌在十字架上為我們流淌的寶血,才能洗淨我們的罪惡,使我們重新成為上帝的兒女,出死入生,我們的靈魂將來才不致墜入永恆的黑暗中。任何人若想獲得永生,只有一條路可走,一條造我們的上帝為我們安排的唯一進入天國的路,那就是接受耶穌基督作我們的救主,認罪悔改,一切按祂的話行,敬拜祂、跟隨祂、服從祂,作祂忠心的僕人。

我很慶幸自己在有生之年接受了主耶穌的救恩,真的感謝主,感謝祂的憐憫。倘若我一直那麼糊裡糊塗、自得其樂地生活下去,死後面對上帝的終極審判,那時才恍然大悟,悔之晚矣,就算是呼天搶地,也不可能有半點回轉餘地了。上帝雖是憐憫的,但祂也是公義的、說一不二的。祂給了我們救恩,給了我們認罪悔改的機會,人若選擇放棄,就要對自己的選擇負責。

在這裡我要感謝所有曾向我傳福音、幫助我認識主的兄弟姐妹,感謝蘇太太,感謝牧師師母幾年來不厭其煩、孜孜不倦地勸導、帶領,用他們從上帝而來的愛,點點滴滴、堅持不懈地滲透、軟化我剛硬、麻木的心,他們那種全心為主、無怨無悔的精神也常成為激勵我的動力。沒有他們,我也就不可能走到今天這一步。上帝藉著他們,把我從罪與死中救了出來。我也要盡我所能去傳揚主的福音,奉獻自己的力量,為上帝的國添磚加瓦,以回報主的大恩。願主耶穌保守我們所有的基督徒都能在祂的路上走得堅定、扎實。讓我們所有人的靈命都能健康、茁壯地成長。同時也求主幫助,使更多的人能早日獲得救贖,進入上帝的國度裡。願上帝賜福給每一個信靠祂的人。阿們!

本文鏈結:http://ccmusa.org/read/read.aspx?id=ctd20060101
網上轉貼請註明「原載《中信》月刊第525期(中國信徒佈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