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 banner.
中信期刊閱覽室   
 

恩及妹妹

李琳/王敏

從漠不關心到樂在其中——李琳

我於一九八四年來美。剛來時英語不懂,找工作非常困難,連餐館也對我挑三揀四的。有人建議我到教會尋求幫助,我去過一次,但教會裡所有的人似乎都很有錢,而我卻像個可憐蟲等著人家的施捨。這種滋味實在不好受。我從小就要強,不喜歡佔別人的便宜,也不願高攀任何人,所以再也沒去過教會。以後憑著自己的努力,有了穩定的工作,車子房子全有了。節期假日隨先生開車出去野營,欣賞大自然的景色,生活豐富多釆。

可是我姊姊王敏,來美後不久,就成了基督徒。她常常禱告,無論大小事情都交托神,有時還禁食禱告。我覺得她不可思議,以前學馬烈毛選比誰都認真,中學時經常到學校出牆報、開會等,總是很晚才回家。而我正好相反,對任何事情漠不關心,反正出身成分不好,也不想當積極分子。可是現在姐姐家全是聖經、福音書報、雜誌等。

記得姐姐信耶穌後,常常向我們傳福音,而我總是不耐煩。以後她就常常帶我的兩個孩子去教會。孩子回來後飯前總是禱告,有時我笑孩子們,快叫主耶穌做一條魚給我們吃。有次姐姐要幫我訂《中信》,我不願意。她說如果我不訂,她就和我斷絕姊妹關係。為了不斷絕關係,我只好同意,反正也不花錢。那時工作、學習、孩子、家務忙得我精疲力盡,哪有時間看這些閒書。《中信》學得再好,也不能拿到大學文憑。那時我滿腦子想的都是賺錢、拿學位、賺更多的錢。我不願花時間在這些無意義的事上。

後來為了更好的教育孩子,和丈夫商量後決定辭職,在家帶孩子。由於家裡少了一份收入,房子負擔太重,所以全家從加州搬到俄勒岡州,買了一個較便宜的房子。那段時間我最輕鬆。孩子上學後,我除了做家務外,就有時間看書了。隨手翻開《中信》,曉君信箱及田舍的文章是我最愛。裡面有怎樣處理夫妻關係、教育孩子等文章。同時我也去大學選修一些兒童心理學等科目。每個星期天我都帶孩子去教會,目的是讓他們學會團結友愛、自我約束等。

在俄勒岡州對我影響最大的人是比塞爾(Vernon Bissell),我在那裡認識的中國人大部分都是他介紹的。他對每一個中國人的名字叫起來是那麼自然親切,而我這個地道的中國人,反而常常忘記自己同胞的名字。比塞爾每兩個月組織當地華人,到他們教會去打乒乓球、排球、籃球等,而他的太太朱迪(Judi),總是默默地在廚房做飯給大家吃。我從來沒看過比塞爾打乒乓球,可總是看他架球台。他也買了不少球拍和球。

我偶爾和朋友聊天,才知道原來比塞爾已拿到博士學位,有很好的工作。他辦這個國際學生聯誼會已十幾年了。以前有各國的留學生,到後來只有中國大陸來的學生。而那些學生大部分都不信耶穌。後來我參加了他們教會組織的"Teaching Children in God's Way"學習班,家長們常常交換帶孩子的心得體會,收獲很大。後來因先生工作調動到華盛頓州,臨行前,比塞爾送給我一本中文版的新約聖經及兒童聖經。

到了華盛頓州,楊明輝和董小萍夫婦熱情的接待我們,並介紹我們去奧林匹亞華人查經班。從那時開始,我就認真的查聖經,每次查經時間,我總有一大堆的問題。查經班的兄弟姊妹都耐心的講解。此時,《中信》已成了我必讀的雜誌,每次新的《中信》一到,我就迫不及待的讀完它,也不斷的告訴朋友有這麼一份好雜誌。在查經班的帶領下,我終於在一九九八年年一月十一日受洗,做了神的兒女。受洗那天,大雪紛飛,我發愁不能開車去教會,蔡選青、周冰夫婦主動提出到我家接我。後來我先生特地幫我上雪鏈,終於安全的送我到教會受洗。這一切實在是神的恩典。

我現在比以前喜樂,凡事禱告。自從我成為基督徒後,所碰到的人也大部分是基督徒。我們一同歡笑,一同求上帝幫助渡過難關。無論是順或逆,我首先想到的是向主謝恩,謝主賜福與我,也謝主鍛煉我的愛心。感謝我們的天父差獨生子降世為人,擔當我們的罪。

讚美主,願主的愛永遠充滿我心。

從追求理想到蒙恩得救——王敏

我曾非常信仰共產主義,當時認為共產主義是一個人人平等、和睦友善、衣食住行都有保障的社會,是一個理想的社會,值得為之奮鬥。當我中學加入共青團時,曾熱淚盈眶:黨沒有因我家庭成分而拒絕我,我要為共產主義奮鬥終身。平時積極做好事,各種活動都積極參加,同學有困難也盡力幫忙……,認為只有這樣才能對得起黨的信任,配得上共青團員的稱號。

有一次班主任找我談話,告訴我準備推薦我做學校的「標兵」,我拒絕了。一方面認為自己做得還不夠好;另一方面也擔心「槍打出頭鳥」,萬一有甚麼事不小心做錯,被人抓「小辮子」反而更慘。還是做個普通人比較安全。這是文革教我的自衛術,我不能忘記。自從我家在文革中被抄家,迫害就一個接一個的來。甚至廁所停電,為了有點亮光而燒了幾張小小的報紙,也被人說成是燒黑材料…。即使成為共青團員,也仍然知道自己的家庭成分低人一等,不能大意。

一九八七年在家人的申請下移民來美。感謝主,爸媽為我們租好了房子並找到第一份工作,隨後姐姐又幫我在矽谷電子公司找到了更合適的工作,並帶我去了教會。讚美詩優美的旋律深深的吸引了我:「耶穌是我親愛救主,擔當我罪與憂愁……多少痛苦白白受,皆因未到主恩座前求……」當時淚如泉湧,心中有強烈的感動,但沒有立即認識主耶穌,只是感到教會裡有一種寧靜祥和的氣氛,教會的弟兄姊妹也樂意助人,關懷不斷,讓人不忍拒絕去教會,雖然那時我對耶穌是否就是真神仍持懷疑。

來美三個多月,我一直非常思念留在國內奶奶身邊的女兒。俗話說,「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可我就是夢不到女兒。國內也沒有照片寄來,信也是非常少。當時的想念難於用筆墨形容,吃飯不香,覺也睡不好。後來終於想到了禱告,並許願:「若主耶穌讓我夢見女兒,我就相信你是真神。」奇妙的是,禱告後的當晚及第二晚,連續夢見女兒。可我仍懷疑這是不是出於上帝幫助,並沒有立即相信祂。

來美快一年,還沒考過駕駛執照,卻在學習駕駛時在高速公路因超速被開了罰單,若在限期內能拿到駕駛執照,便可減去四百多美元的罰款。當時我們的收入有限,還要負擔國內奶奶及孩子的生活費用,四百多元對我們可是不小的數字。於是我報考路試。第一次剛到路口,遇到主幹道,有輛汽車要轉進,我停在路口等那輛車先走,可那邊招手讓我先出,這樣招了兩次,看他一直不轉,等我先走,我只好先走。考官立即大叫「危險!」,馬上請我開回,給我一個「不及格」。

一個星期後我再去,另一個考官帶我出另一個路口,因路邊車多,擋住了視線,我記起早上先生剛教我:「若看不清楚,就要開出一點。」於是我小心翼翼的開出一點。考官又大叫「危險!」又是馬上請我開回,給了我一個「不及格」。原來我是在紅燈下開出去一點,確實非常危險。

這下我可急了,雖然考筆試得一百分,自以為萬無一失,沒想到考路試出這麼多狀況。一次筆試通過最多只能考三次路試,若這最後一次過不了關,我的罰單也差不多到期了。這時我想起了主耶穌,並且又許願:「若主讓我通過這次的路試,我便相信你。」第三次的考官就是第一次的考官,她見不久前才考過我,問我是否介意她監考,我說沒關係,於是我們上路。說也奇怪,我原本很擔心自己英文不好,怕聽不懂考官的要求。這一次不但考官的要求全部聽懂,路上也似乎特別順暢。考試完畢,我得了九十七分,只扣了三分「太低速」。我心中很感謝主,可仍沒立即接受洗禮。

我的工作是修理電腦主機板。公司規定每人修一種板,只有全部修完才能修其他品種的主機板。當時據我所知還沒有誰修完過。當我修到最後的五片時,感到實在困難,只好找主管商量,可否修其它的。主管回答:「全部修完成!」

那時我實在擔心,不知要修多久才能修好這幾片板,也說不定有修不出來的。這時又想到了主耶穌,這次我心中真有些不好意思,前二次都沒有實現諾言,主還會相信我,應許我的禱告嗎?但我除了禱告再找不到別的方法,只好再次求。禱告完畢,安心修理。一個星期就修完了全部的故障板,我真正體會到上帝的大愛、忍耐、包容…。在我二十九歲生日那一天,我正式受洗歸入主基督的名下。

共產主義的理想固然美好,但階級鬥爭的方式只能使人整天提心吊膽,互相防備,根本無法實現。耶穌的大愛使人有平安喜樂。若人人信主,人人有愛,則社會自然不會有那麼多罪惡,人間也有如天堂了。我認為我找到了又真又活的神,讓所有的親友都認識祂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所以一有機會,就要與人分享上帝的恩典,多盼望大家都能領受上帝的恩惠和慈愛。以前寄給奶奶的福音單張、托人帶去的聖經及聖經錄音帶,奶奶說看不懂、聽不懂。可奶奶來到美國後,一到教會,聖靈就感動她,一個月就接受了耶穌,並且受洗,非常喜歡看聖經、《活水》、《中信》月刊等。我原本因身體關係,醫生說可能不會有孩子。感謝主,祂讓我有兩個女兒、一個兒子。來美十一年,曾遇到美國經濟大蕭條,我們卻能一直有工作,都是上帝的保守和憐憫。現在大女兒十二歲,表示要受洗,我相信丈夫也必會接受上帝的救恩。我妹妹李琳(隨夫姓),由一個很排斥有神觀念的人,轉變為基督徒,全是上帝的工作。還記得為了我每次到她家都提到耶穌,差點二家就要不來往了。妹妹的轉變讓我對先生也有信心,深信上帝在他身上的計劃一定是美好的。

耶穌是我們的救主,是我們的依靠,我深信前面的道路有祂的帶領,必越走愈光明。

本文鏈結:http://ccmusa.org/read/read.aspx?id=ctd19990101
網上轉貼請註明「原載《中信》月刊第441期(中國信徒佈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