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 banner.
中信期刊閱覽室   
 

我的故事

蔡少芬

(編者按:蔡少芬是香港著名藝員。一九九一年香港小姐季軍。曾獲電視劇最佳女主角獎。作品有《壹號皇庭》、《妙手仁心》等十七部電視劇集,及《山水有相逢》等八部電影。)

我感到極大的壓力,那年獨自逃到三藩市,坐在遊客公車上,凝視著地上的路軌,心裡苦不堪言。

「不如跳下去死了吧。」一個可怕的念頭浮了上來。

隨即有個聲音在心裡回應:「不,上帝不喜歡我們自殺。這是不對的。」這話把我驚醒。對,我沒有權結束自己的生命。生死之權是上帝的。

經濟重擔

我年紀很小,父母便已仳離。母親嗜賭如命,為了逃避債務,我家不住遷居,而我,也被逼著不停轉校,永遠無法如願做一個被老師寵愛的高材生。我和同學沒機會建立友誼,在家裡又常跟哥哥吵鬧打架,我覺得世界沒有愛,沒有人喜歡我,這形成了我極重的自卑感和封閉的個性,覺得自己一無是處。

我不知道自己的存在有何意義和價值可言。家人要還賭債,我為了替她們還債,拍戲後一直節衣縮食,把錢都留給他們,可是發覺,無論我怎麼犧牲,怎麼辛勞,夜以繼日拍片,他們的賭債總還不清--像一個永遠填不滿的坑。我非常困惑迷惘和失落,不知道如何是好。難道我一生就是為替家人賺錢還賭債而活著嗎?為甚麼我的家人一點不為我設想?怎麼他們不能因為看見我的犧牲,而戒掉賭博的惡習呢?我看到路愈走愈暗,愈走愈苦,沒有出路,所以想,不如死去倒還乾淨。

朋友

媽咪對我自幼管束甚嚴。不准我出外參加活動,記憶所及,只參加過兩次公益少年團的百萬行。第一次與哥哥、阿姨一同隨老師出發。記得那次步行過八仙嶺,沒帶食物,疲乏飢餓,一位素不認識的女同學竟把她和妹妹的食物分給我們,還扶著我走過八個山頭,使我深受感動,也很欣賞她。有一天,為了逃避一個追求我的男子,我驚惶逃離地車,剛巧碰到她,向她傾訴。自此她便義不容辭地每天陪我上課,擺脫了那個男子。

後來得知她是基督徒。她告訴我主耶穌改變了她的生命。她真的與眾不同,很有忘我的犧牲精神,為我付出很多。我漸漸體會耶穌與我家中所拜的神祇不一樣,開始認真思考信仰基督。媽咪察知我要信耶穌後,生很大的氣,撕毀我的聖經,又用自殺威嚇我,使我不敢再和那位同學來往。後來這同學的妹妹告訴我,她姊姊天天流淚為我禱告。我很感動,不願失去這個好友,暗暗的跟她聯絡,也私下悄悄禱告,不讓媽媽知道。

中三後,又如常轉校。由於學業成績欠佳,害怕找不到好學校,我便禱告上帝說:「如果你是真神,請為我找一間好學校,我今後一定好好用功讀書,不再荒廢學業。」結果進了一間好學校,又再認識一位基督徒。那年我遵守承諾,特別用功,天天與這位基督徒同學在一起,又跟她到教會,不再拜其他鬼神。但礙於家人反對,仍沒投入教會,以致對真理認識極為膚淺,看聖經,只找合自己心意的去行,對於上帝的教訓一竅不通。

突破困境

一九九一年,我參加香港小姐比賽,獲選季軍,之後投身演藝事業。這一行有些事我頗不適應,例如行內人的眼光、要常接受訪問,而報導又往往與事實相去甚遠等,都使我很覺困擾。無奈喜歡演戲,所以留了下來。

記得接受浸禮前夕,很多人問我:「妳日後仍當藝人嗎?」我也常問自己前路將如何,祈求天父指示我在這一行裡有甚麼特殊的意義。

一九九五年的一天,我在飛機上默禱,聖靈強烈感動我要回教會。那時我很久沒有回教會了,入娛樂圈後,因為自我封閉,孤陋寡聞,既不知有基督徒藝人團契,也不知道圈內有基督徒。但不久,那位中四帶我回教會的同學突然來電,問我要不要去教會,我答:「如果不用拍戲,就去吧。」結果不必拍戲,我便跟她去教會,認識了許多弟兄姊妹,自此投入教會生活,將生命交給主耶穌。

媽咪見我忙得不眠不休,竟然還往教堂跑,便怒不可遏,說我給甚麼迷住了,不准我去教會。有一次,甚至跑到教會大吵大罵,這事之後,我停止聚會近一個月。在這期間,不斷禱告求上帝軟化媽咪的心,又求媽咪准我去教會,之後媽咪才准我相信耶穌。後來她因為我的緣故,雖然不信,也把拜了多年的偶像全部丟棄。

我的哥哥認識了一些弟兄姐妹,跟著也信了耶穌。自此,兄妹二人常分享,互訴心事,更一起為家庭禱告,非常親愛。

信主一年後,很羨慕接受浸禮和守聖餐,與弟兄姊妹分享後,經信心考問,受浸公開歸入主耶穌基督的名下。

堅守原則

做基督徒藝人並不容易,很多電影渲染色情暴力,做基督徒則須有所取捨。記得受浸前,一位姊妹問我:「處身娛樂圈裡,衝擊很大,試探很多,你能守住聖經的原則嗎?例如,你能拒演鬼戲嗎?」她翻開聖經,告訴我上帝是忌邪的。

我想從來沒有人邀請我拍鬼戲,大約日後也必沒有,於是毫不猶疑的說:「不拍,不拍。」誰知受浸前不久,香港電視廣播有限公司與我的合約屆滿,新約未簽,當時我的經濟拮据,很希望有戲拍。正在這時,某公司高薪請我拍一部鬼戲。真是極大的考驗!我與弟兄姊妹分享我的困難和壓力。一位姊妹說:「你相信放棄這部片子,主耶穌仍保守養活你嗎?你不會有事的。」話雖如此,我的信心很小,前途一片渺茫,不免掛心。我禱告天父說:「我當怎樣取捨呢?您知道我愛您,決不做您不喜悅的事。」但因信心小,又哭泣對主耶穌說:「我前面甚麼都沒有了。但有你在我身旁,你必為我解決難題。我現在把一切交給你,不接拍那戲。」禱告後,心裡如釋重負,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喜樂平安。便高興地致電經理人說:「Helen,我不接那部戲了。我知道上帝不喜悅。深信天父會看顧我的前路。」

浸禮前,整整一個月沒有工作。之後香港電視廣播有限公司突然來找我續約,簽了一些很不錯的電視劇,如《壹號皇庭》、《天地豪情》等,後來因這些劇集獲最佳女主角獎。接下來有好幾部電影找我,其中有的是鬼戲。那時由於市道欠佳,機會難逢,考驗又來了。我對主說:「我很想接下這部片子,因為演鬼的是別的演員,不是我。」我一共找了十個要接拍此片的藉口哀求主,答案卻是:「你願意為我放下嗎?」我俯伏在主前說:「主呀,我願意!」想不到推掉那部片子後,便接到其他合約,可以賺回拍那部戲的三個月報酬。

堅守立場

後來又有某公司邀請我拍一部幾千萬元的鉅著,演員陣容鼎盛,都是紅藝員,可惜戲中需要暴露。導演找了我兩三次,我明知道不對,卻仍禱告說:「如果我不接,真的很可惜。這麼一部大製作,高成本,不是鬼戲。我跟製片商量,請他們刪掉一些暴露鏡頭,不就行了嗎?」幸而後來推掉這部片子,不然我真是後悔莫及。感謝天父保守,助我能勝過試探。現在推戲就沒有那麼多掙扎了。

至於開鏡拜神,初回教會時,信心小,雖不想參與,但礙於人情難卻,怕別人說我不合作,一旦意外發生,便怪罪於我。因此想,既不是真心,循例拜拜而已,沒有妨礙。但弟兄姊妹諄諄告誡說:「不要上香。」有一次,我隨外景隊出發到外地,導演的太太硬要我上香。我說不上,她說:「若有事發生就不好了。就算請你幫忙吧,只要把香插上就行,沒甚麼大不了。」因她不停游說,很難推卻,只好勉強順她的意。記得當時下著大雪,我無奈的拿起香,走到另一個廠插上,再走回來。在雪地上邊走邊哭說:「主耶穌啊,我對不起。我錯了。為甚麼要上香呢?既然知道是真神,就該相信會保守。我不應拜假神,羞辱。以後無論如何,我再不上香了。」自此,靠著主耶穌基督的力量,我堅守原則。有人叫我上香,我說:「我是基督徒,不上香。」監製們較為開通,都不為難我,不勉強。縱有例外,我答我會為大家祈禱,他們也接納。事實上他們上香,不過是求心安,只可惜所拜的不是真神。

回應主恩

信耶穌後,我變得開朗了許多。由於我以前個性封閉,朋友甚少,人際關係疏離。進娛樂圈後,更怕人事複雜,不敢與人深交,恐怕受到傷害。信主耶穌後,有了安全感,漸漸開放心門,主動和人坦誠交談,請基督徒為我禱告。現在我身邊朋友不少,有弟兄姊妹們關懷,彼此扶持,情如手足。

天父對我無微不至,賜給我一位亦師亦友的經理人Helen,從她身上,我學會甚麼是愛和怎樣待人以誠。她介紹我參加「藝人之家」,使我認識圈中的基督徒,得到了解和扶助。Helen又常提醒並指教我怎樣處理難題。當我受傷時,她會為我流淚禱告。現在,我的身旁有很多愛護我的人。我的人生改變很大,不再孤單。

當然,天父並沒有應許天色常藍,信耶穌後,我仍有難處。家母因未信耶穌,問題仍未得著解決;但現在,承擔困難的,就不只是我一個人。我既可把重擔交給天父,又有教會和藝人之家的弟兄姊妹為我分擔,同度人生的困難。

結語

基督徒的人生要遵行上帝的旨意,見證上帝。多年來我經歷許多,遇到不少困難,但每次都看到主的恩典夠用。難處是祂雕琢我的時間,我決不辜負祂的恩典。願意存著一顆感恩的心,為主見證祂,榮耀祂,同時存著一顆敞開的心,領受祂的厚恩。

(余黃國凱整理)

本文鏈結:http://ccmusa.org/read/read.aspx?id=ctd20010101
網上轉貼請註明「原載《中信》月刊第465期(中國信徒佈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