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 banner.
中信期刊閱覽室   
 

死前才信,能嗎?

陳榕生

靈界奧秘

小時候,有一天,鄰居小孩玩水溺斃。他祖母年紀很大,住在深山,那天突回到鎮上。原來前一晚,她夢見孫子死了,所以跑下山來。由於年紀老邁,行動不便,她已很多年沒出山了。知道這件事後,我覺得很不可思議!

回想小時,玩過碟仙,碟子真的會自己轉,不是人推的。本來我也不相信,只知道妹妹們玩得很入迷。廿幾歲時,妹妹叫我也試試,我就試試。問了很多別人不可能知道答案的問題,碟仙都一一回答正確。我想,即使和我一起玩的人要找字湊成答案,也不容易。所以知道碟仙是通靈的。我在台灣唸商業管理,一向為人小心,不易被騙。當時,就知道碟仙背後的東西是鬼。我曾問碟仙:「你是誰?」牠告訴我一個死去日本人的名字。

這事給我生命很大的震撼。我們家一直不相信任何宗教,不像許多台灣人都拜拜,而我一直只相信用科學可以解釋的事情,以為科學不能解釋的東西都是不存在的。在那一刻,我知道這的確是個靈界的東西。這世界有些東西是我們肉眼看不見,但卻是存在的。既然世界上有鬼,那就肯定有神的存在。人們不是常說「鬼神」嗎?可是,誰是真神?我就不知道了。

空的觀念

在台灣時,我常逛舊書攤。那事以後,就去買了一些書來看,不少是佛教的書。我一看就著了迷,越看越感興趣,天天看,於是我大部分的思想被佛教控制了;尤其是「空」的觀念對我影響很大。所謂「空」,不是沒有的意思,而是說世上所有的東西都是暫時的,就像我們看見一張桌子,是木匠用木頭和釘子造成的;可是它逐漸會朽壞,經過好長一段時間,肯定就不存在了。所以世上所有的東西都是暫時的。這個觀念使我對甚麼東西都看空了。

七十年代初,我到美國唸商管碩士(MBA)。啟程前,我那信耶穌的岳母就囑咐我太太,到了美國一定要去做禮拜,所以抵步後太太就四處訪尋禮拜堂。起初是別人來接她去,後來我覺得每星期麻煩別人接送,實在不好意思,太太也有同感,所以幾個禮拜後我就送她去。送了她,我就把車停在停車場,自己留在車裡看書等她。兩三個禮拜後,給那教會的長老發現了,懇請我進去聚會,我就跟他進去了。當時我身上放著一本小小的佛經,我便對佛說:「我進了禮拜堂,不得了,你要保護我呀!」

為了陪太太,從此就沒間斷的去教會,甚麼主日崇拜、主日學、退修會……,都去了。起初就是去搗蛋,跟他們辯論,辯至他們啞口無言,我就開心,自以為聰明。很多人都為我禱告。聖經說,信道是從聽道來的。他們又邀請我參加「基要真理班」,我就在一位女傳道的基要真道班聽了十多年。初時堅決反對,漸而不反對了,繼而覺得可以接受,不如想像中壞,逐漸又覺得有道理,心裡不再那麼反對,甚至感到道理還不錯呢。

一語成讖

有位弟兄常到我家來,不厭其煩地向我傳講福音。一九九O年有一天,他又來了,我對他說:「你是做生意的,開了一間公司,忙得不得了,為甚麼一天到晚跑來跟我講?你那麼喜歡傳福音,應該去做傳道。你做傳道再來跟我講,我就相信你了;但現在你開公司,我不信你這一套。我對基督教也沒甚麼反感,其實各種宗教殊途同歸。我只是比較傾向佛教,但不是真正信佛那麼迷,也不是覺得佛教有甚麼特別,只是感情上比較接近。『空』的觀念很影響我,所以對這世界根本沒甚麼要求,甚麼都可以,我沒甚麼需要。你不用來向我傳福音。回去向你的上帝說,給我一個災難,我沒辦法的時候,就會向祂求。現在我甚麼都不求。」

那年八月底,他又來我家,對我說:「你不是跟我說過,如果我做傳道,你就信耶穌的嗎?我告訴你,現在我已經是傳道人了。你以前說過的話還算不算數?」我說:「我曾說過嗎?」一句話就推掉,不承認。他走了,我太太就禱告說:「他這個人那麼剛硬,真是太困難了!如果他需要一個災難,求上帝就給他吧!」

到了九月初勞工日假期,那天我駕車帶侄兒去做體檢,回程中有輛車越過公路中間的石壟,正掉在我的車上。我即時昏迷不醒,救護車、警車都來了,嘩嘩大響;由於車門打不開,要用電鑽撬開,聲音很大,把我喚醒了。

回頭說,這事前的一兩個月,有個朋友患了肝癌末期,躺在醫院,另一朋友請了牧師來,問他願不願意接受耶穌為救主。他平常就是不信,那次,他說願意信。當下,他們全家都跪了下來(本來全家都不信),牧師給他們講解清楚,最後病者在醫院接受點水禮。當時太太和我都在旁,太太對我說:「你看,為甚麼你的心那麼剛硬?」我說:「沒問題呀,等我生命到了最後五分鐘,你請牧師來替我做點水禮就行了。」

車禍醒來

車禍後醒過來,驚覺自己剛才可能真會死去,因那車禍實在厲害!試想,車子的方向盤都斷了,如果有些甚麼插進我的頭,不就完蛋了?救護車送我去醫院後,由於身體支離破碎,褲子也不能替我脫下,他們就用剪刀剪開。我左手臂的肩甲骨破碎了,骨盤更完全碎了。醫生把我的骨頭像拼圖一樣的拼拼湊湊,最終還欠一塊,於是他從骨庫找到一塊大小差不多的,就給我塞進去,勉強可以用了。左膝蓋也碎了,小腿更斷了。幾個月後再照X光,看見骨頭已慢慢長起來,又接在一起了。至今還有鋼條在腿裡。

當時一醒過來,就想到自己以前曾對太太說,等到生命最後五分鐘才請牧師為我施行洗禮。其實,這是不可能的。試想,如果車禍後我不再醒過來,不一命嗚呼了嗎?太太和教會很多人為我禱告,豈不叫他們失望極了?我不就下了地獄,叫他們更痛心了。一想到這裡,我立刻認罪悔改。深知道生命不在我們手裡,所以等到最後五分鐘才悔改,是不可能的事情。我更想不到向上帝求個災難,祂竟當真的。幸而祂還保存我的生命!

車禍後,肇事那人和我身旁的侄兒都被送進醫院,可兩個人都沒事便可出院。我原想肇事那人傷勢也當不輕,因他的小車子,掉下來,撞到我的大客貨車上;可他竟然沒事出院。我當時的感覺是,這事是衝著我來的。彷彿上帝對他們兩人說:「沒你們兩人的事,我對付的是他。你們兩個人回去吧。」這給我很大的教訓,上帝真是輕慢不得的。我要趕快認罪悔改!

後來,那做了傳道人的弟兄又跑到醫院來看我,問:「你要不要信耶穌呢?」我隨即接受耶穌,認罪悔改。那一刻,我徹底投降,不敢再剛硬了。之後,很奇怪,心裡感到非常平安。

恩典安排

那天,他們先把我送到政府的醫療急救中心,替我檢查、整理,安排好才把我轉送到我所屬的醫院。教會的朋友都替我四處打聽哪個醫生最好,可是他們替我找的醫生渡假去了;於是住了五天才被送到我所屬的醫院。看我的是一位新來才第一天上班的醫生。我的手術很大,所以他做手術的時候,一大堆醫生跟著來看。

後來護士告訴我:「你真幸運,在我們這醫院,只有這位醫生可以替你做好全部手術,否則你要被送到雷諾(Reno),離我們這裡大概五個小時車程。那是滑雪勝地,經常有人摔倒受傷。有不同的醫生負責做不同的部位。只有這位醫生是專家,全部可以做,那你就不用去那麼遠求醫了。你真幸運!」我說:「不是我幸運,這全是上帝美意的安排!」真奇妙,上帝派了一位那麼好的醫生來!

我住院共四十天,一直要平躺,不能動彈;又要插胃管,從頸部開洞插進胃部,把食物直接灌進去,這使我的頭部也不能動。我說:「不要這個行不行?」但他們說:「你要做很多次手術,營養不夠不成。每包要一百塊呢,你還說不要。」

他們要給我用嗎啡,自己可以隨時按一下鈕就不用那麼痛。經過一個晚上,醫生看過電腦記錄,問我:「怎麼你沒按呢?」我告訴他不覺得痛,所以沒按。他說:「我知道你們怕嗎啡會上癮,不敢用,是嗎?」我說:「不是,我不覺得痛就沒按。」第二天他來又問:「為甚麼你又沒用?用一點點就不會痛。不要怕。」我說:「我不痛呢。」第三天他又來了,說:「都沒用,是怎麼搞的?」接著他說:「你不用,我搬走好了,別人要用呢。」真是上帝保守,我全不感到痛。

住院四十天後,他們把病床搬到我家去,讓我在家休養,躺了幾個月。之後送我去醫院複檢,在復康中心又住了一個月。當時全身仍不能動,要慢慢學走路。看著別人就奇怪他們是怎樣走路的,怎麼我不會呢?腳趾先落地,還是腳跟先落地呢?雖然可以坐起來,但坐不了一會兒就倒下去。坐那麼十幾秒鐘,大家看著就高興得拍手鼓勵我;可我馬上又倒下去!等再能坐起來,他們就忙著替我拍照。

謙卑服侍

出院後,傷勢逐漸復原。我很熱心向人傳福音。到了一九九一年五月五日,便可以下水受浸了。之後,常將自己的經驗告訴人,勸未信的朋友脖子不要那麼硬。在這過程中,我知道自己的不足,就在教會修讀一些神學院的延伸課程。

一九九七年,教會要找幹事幫忙做一些雜務,找了很久也找不著。當時我剛好在原來的工作做滿二十年,公司的規定是:工作滿二十年,年齡又滿五十五歲,就可提早退休。那年我剛好合資格。心想:真奇怪,教會有這個需要,自己又剛好符合提早退休的條件,可以在教會幫忙做些雜事多好。羅馬書提醒信徒不要志氣高大,要俯就卑微的人。在聖殿作僕役是最卑微的了,我不應志氣高大,做這些事就好了。聖經又說:如果我們在小事上忠心,就可以管十座城。我只要忠心做聖殿的僕役就是了。

自己從小就喜歡搞收音機之類的電器用品,可以從零開始,把十個燈(真空管)的立體收音機拼裝起來。我家裡的電器用品有損壞,從不用花一分錢找人來修理,全是我自己動手;水管之類的維修,也是這樣。當然很大的工程我做不來,但是零零碎碎的事情,則可以應付。長老、牧者們要忙屬靈的事情,不能兼顧這些。教會的電燈、水管壞了,我就來修理;電腦有甚麼不靈,我就來弄好它,網絡維護,主日崇拜的程序表等等。我做的雖是小事,但可以讓長老、牧者的事工得以完全。回頭看,在教會做幹事轉瞬十年了。真高興,自己能被上帝使用!

我們教會的長老一直鼓勵信徒提早退休,讓上帝使用。我的年紀大了,再去讀書是很困難的,腦筋沒年輕人那麼靈,還是在雜事上服侍比較適合。我有時候也後悔不早點讀神學,可以有更好的服侍;不過,信徒應該互為肢體,彼此配搭,不能人人都去當牧師傳道。

信而明白

我常勸告未信的朋友,你若覺得自己不夠好,不能做基督徒,以後再說。但要知道,人生甚麼時候是最後五分鐘,是由不得自己來掌控的。真要把握機會,當心裡有感動,就馬上接受,不要再拖延。脖子硬的朋友,不要再等了!你若說還不明白聖經,等到明白了才相信;但要知道聖經就是這麼一本書,全世界有很多神學院,歷世歷代有不少專家、博士在研究,也從沒有一個人說自己全部明白了;所以要等到自己對整本聖經都明白才相信,那是不可能的!

信道是從聽道而來。真盼望大家有機會就要多聽,多參加聚會。其實,你要先相信,心靈的眼睛才會打開,明白聖經的真理。如果要完全明白才相信,那就不能叫做「信」了。上帝的事情是我們人類永遠不會全部明白的,真要先相信,才能逐漸明白。

回想自己當初看聖經,也覺得全是神話。那麼一大堆奇奇怪怪的東西,不是神話,是甚麼?可是相信以後,看起來就明白,那是「上帝的話」,不是「神話」。還未相信的朋友,請多多思想,不要假借一些理由去推卻、拖延了。我們相信後,很多不明白的事情也都會明白。

(余黃國凱採訪、整理)

本文鏈結:http://ccmusa.org/read/read.aspx?id=ctd20080101
網上轉貼請註明「原載《中信》月刊第549期(中國信徒佈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