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 banner.
中信期刊閱覽室   
 

終於勇敢地信耶穌

劉城靜

五年前我剛來美國時就開始接觸教會了,幾乎每週末都會去教會做禮拜,也經常參加查經活動。大概不到半年,我室友很快就信了耶穌,然後受洗,但我當時也不知道為甚麼不願意公開作出信主的決定。然而不知從何時開始,我常常悄悄禱告,感覺就像跟自己的父親在聊天一樣,覺得自己的心已經很靠近上帝了。

腰傷奇妙得痊癒

信耶穌的突破點發生在幾個月前,嚴重的腰傷突然降臨在我身上,我的腰痛得非常厲害。可能因為運動健身不當,加上自身先天性脊椎兩側神經孔狹窄,所以在腰骨的最後一節和椎骨第一節之間的間盤發炎,坐骨神經腫脹,加上脊椎兩側神經孔狹小,壓迫了坐骨神經,每天疼得不能走路也不能站立,甚至不能在床上睡,只能睡在地上,我因此在家休息了兩個星期沒有上班。腰部的疼痛,再加上這期間胃口不好吃不下東西,導致低血糖、低血壓,使我在廁所裡還暈倒了一次。疼痛稍微好轉之後就開始繼續上班,但由於身體很虛弱,加上工作非常忙碌,使腰傷一再反覆。

腰傷持續至第三個月時,我的精神已經被折磨到瀕臨崩潰的邊緣,於是醫生建議我去打一種封閉針。這針打到脊柱裡用來麻痺神經,一共要注射三針。雖然我在網上搜尋過很多關於這種針藥的副作用的信息,但當時處於精神崩潰的邊緣,我只想馬上脫離疼痛,就毅然決定預約打針。但是我能夠預約到最早的打針時間,是在那個月的月底,也就是在大概三週之後。於是我習慣性的,早上洗澡時就開始每日不停地禱告:「慈愛的天父,祢一定會告訴我是不是應該去打針。」雖然知道打針可能面臨的副作用,而且我的確也很害怕,但實在無力再面對腰痛的折磨,我還是期待著打針。我相信上帝是厚愛我的,祂必安排好一切。我想如果我還繼續疼,就是祂要讓我去打針,如果不疼就不必去了。

奇蹟就在這三週裡發生了。我每天早上洗澡時就摸著腰,腰痛居然一點點地減輕,直到要打針的前兩天早上,我突然覺得一點都不疼了,於是取消了打針。我突然發現上帝是多麼地愛我,如果祂安排的打針時間更早一些,我可能已經去打了;但祂安排的時間居然是在三週後,就在這三週裡,祂用大能的手醫治了我的腰傷,真的感謝上帝!當然我也特別想感謝教會的叔叔阿姨們,在我腰疼的期間給我送飯,還有送膏藥的。我真的覺得在主的大家庭裡,一點也不孤單、害怕。雖然父母不在身邊,卻得到更多弟兄姊妹的照顧,感謝大家,也感謝上帝。

自從腰傷痊癒後,我每週日早上又能來參加主日崇拜了。每次來都覺得特別平靜,聽牧師講聖經,就像聽父親諄諄教誨那樣親切。我決志信耶穌,感謝上帝揀選我,愛我,使我能成為祂的兒女。

認罪悔改得釋放

在參加受洗班的學習期間,我最大的收穫是認識了聖經中所說的罪。這個罪並不只是說我們違反了人間的法律,乃是進一步說我們不論多麼好、多麼善良,從上帝的標準來看,我們仍然不完美,仍然有污穢;但只要我們認罪悔改,就可得赦免,就能被主耶穌的寶血洗淨。我還認識到,上帝的愛是博大的愛、饒恕的愛、完全的愛,這點對我的觸動很大。我是那種愛生自己氣的人,很多時候都是自己放不過自己。當我理解上帝愛的時候,我就能夠學習釋懷,因我想天父都可以原諒我,為甚麼我還要抓著自己不放、不能原諒自己呢?我開始學著不要生自己的氣,不要對自己那麼苛刻,要包容別人,也包容自己。

在眾人面前有勇氣

我記得牧師在講道時曾經分享過他自己的一個經歷,就是他剛從學校畢業到工作單位的時候,很掙扎是否要在公司食堂當著眾人的面做謝飯禱告,因為如果那樣做,無疑就是在大家面前承認自己是基督徒。他猶豫了好久,最後還是鼓起勇氣每次都做謝飯禱告。沒想到常常有不認識他的公司員工,悄悄跑過來告訴他說自己也是基督徒,但卻不敢當眾謝飯。我覺得我之所以做了五年的慕道友,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不想公開承認自己是屬上帝兒女的身份。這些年我一直參加主日崇拜,也習慣向上帝禱告,心裡已很靠近主了,但遲遲沒有勇氣去承認與上帝的關係,原因就是害怕我周圍的人不理解。最近帶我做實驗的女老闆得知我要受洗的消息之後,還諷刺了我好久。如果是以前,我就會很害怕、很膽怯,但現在我卻無比堅定。我覺得是上帝給了我勇氣,祂在我的靈裡加力,堅定了我的信心。我願一生跟隨祂!

本文鏈結:http://ccmusa.org/read/read.aspx?id=ctd20170403
網上轉貼請註明「原載《中信》月刊第660期(中國信徒佈道會)」。